葉韋瀚 (Samuel Yip),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WARE的共同創辦人,團隊由創意科技人員、設計師、藝術家組成,銳意打造嶄新的多媒體設計體驗。

媒合科技與創意,要不劃線不設限

在大學修畢讀創意媒體的學位後,Samuel發現自己手上好像沒有什麼真正的技能,因為讀書時期多專注於批判性思考訓練,學習到不同的理論和初步實踐,然而這些技能在實踐上的訓練相對較弱。於是他在畢業後自學了好些軟件操作,期望加強自己的市場競爭力,包括Adobe After Effects、Max/MSP等,還有好些post-production 以及 sound editing的軟件,通通都先自學傍身。

在大學學習期間,因為功課的要求而要做過一些資料搜集和研究,於是他看過了許多國外的互動裝置作品,亦令他夢想可以雙線發展,希望日後的工作可以遊走在商藝之間。畢業後幸運地得到學院導師的轉介,進入了yucolab (https://www2.yucolab.com/en/) 。 此工作室的總公司在美國,並於中國多個城市設立分部,亦是當時香港少有的後期製作及互動設計公司。進了yucolab就似打進木人巷般的練武場,透過在職的操練才練成渾身的互動設計功力。公司的項目工程浩大,隨便一個項目便都要花上一年半載去設計實踐。他記得剛加入團隊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為2010年上海世博的其中一個互動體驗館,內容主要是把數據視效化,並且設計多種沉浸式體驗,去增加觀眾的參與感。一句到尾 ,他「大開眼界」,亦直言在香港的確很難接觸到這等規模的項目。在公司的五年間,Samuel邊學邊做,把自學修成的努力,媒合至商案設計當中,最重要的是學習如何和不同部門合作,這點可是在書本或網路中學不來的。五年後,他決定離開,中間的空檔期接過一些項目,也曾到外地工作,慢慢消化手中的經驗,後來漸漸他反而不想只做設計,想更進一步做媒合的工作。誘因如此,他便決意與舊同學Thomas Yip共同創立了WARE,銳意成立一個小型工作室,志向媒合科技與創意,打造一個不劃邊線不設界限的工作團隊。

WARE一開始就是不分商藝,有趣的都做,由小型的設計項目做起,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自此多年合作的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 – www.microwavefest) 。多年來WARE一直為Microwave做展覽設計,兩者之間已長久建立了雙生共長的關係與信任。媒體藝術本來就是媒合科技科學到藝術概念的一種形態,Samuel帶領團隊為藝術節做空間設計並擔任技術總監,除了在空間上的發揮,也需要協助國外藝術家組合裝置作品。每年每一件作品的媒介都不同:有互動、有空間建築、有生物化學、有紀錄片、有經驗設計、有燈、有影、有聲、有機械、有人工智能等等,可以說近乎什麼都觸碰過。而從工作中所學習到的一切,均讓他們的應變力變得更快更強。這樣多年的操練下來,他和團隊都已經把周身刀磨利,現在在處理商藝合作上也已經較為駕輕就熟了。

 

Microwave New Media Arts Festival 2021: Yesterday’s Fiction

多年的經驗積累與觀察,看見的是……

這些年來的觀察,Samuel發現互動科技其實可以涉獵的範疇越來越廣,其中一條大路就是把互動設計融入傳統藝術館;他回憶起自從2010年動態版的《清明上河圖》吸引了大量觀眾參觀後,越來越多藝術館開始關注互動科技如何提升觀眾的觀展經驗,並想要有類似的製作需求。2019年,他和團隊就為香港沙田博物館的「數碼敦煌 – 天上人間的故事」展覽製作數碼互動體驗,其作品是把莫高窟最大型的壁畫《五臺圖》首次以一比一投影的方式,立體地呈現於觀眾眼前。

2019年《數碼敦煌 – 天上人間的故事》,照片記錄 (摘自WARE 網頁:https://ware.hk/project/digital-dunhuang/ )

Samuel對團隊的規模是執著的,人不可以太多,最好是十人以下,這樣就可以保留其靈活性並且較容易做好質量控制 (Quality Control),而且人少少什麼都容易傳遞流通,包括知識。問他請人難不難,請什麼專才比較難,他笑笑回道什麼崗位都難請 – 創意編程、項目經理、客戶服務 (Account Servicing)等,什麼都難。為什麼?因為重點不是單純只看那個崗位的工作,而是在一家要把創意與科技媒合的公司,任何崗位都需有抱有對創作媒體的好奇心,什麼都要知什麼都要(「起碼)」識少少。他們不介意請人回來做在職訓練,但這種廣學多博的精神是做媒合的基本,不是訓練回來,是要見識回來的。

Samuel的另一觀察是在於現在談的藝術科技彷佛過份依賴科技的發展。他記得以前剛開始做互動設計,一開始很喜歡追感應器 (Sensor)的發展,例如涉及紅外線的、Kinect的、Leap Motion的⋯⋯ 這種熱情是重要,但也要不忘初衷。科技不斷發展不是為了追求「嘩」效果 (Wow Effect),而是對人們生活進步的追求。媒合創意概念締造新經驗不單純是娛樂,它也可以是配合社會發展及文化傳承的方法。從藝術館經驗岀發,他建議可以看看德國團隊ART+COM Studios (https://artcom.de/) 的項目,例如2008年他們為BMW Museum委託所造的機動裝置《The Shapes Of Things To Come》,簡單俐落的美正好對應著品牌的理念:

https://vimeo.com/8554267

Kinetic Sculpture – 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 2008

 

至於運用科技做內容說故 (Storytelling)的例子,他提到紐約的Local Projects ( https://localprojects.com/) ,他們網站有句話令人印象深刻:「We honour heritage through innovation.」,意思就是,「他們通過創新去尊重人民傳統」。Samuel提到一個項目《A Museum of Collective Memory》,透過互動科技體驗設計去述說911的故事。

照片轉載自Local Projects 網站
A Museum of Collective Memory

網站上的展覽紀錄短片闡述了創作的原委與概念,透過經歷過911的人去陳述回憶,建構人們共同的傷痛感受,也讓其他觀眾透過作品上一課。展覽內容甚為豐富,有許多值得參考之處,回到我們剛才的討論,重點就是要花時間去研究內容,科技才可應用得宜並且事倍工半。

照片轉載自Local Projects 網站
A Museum of Collective Memory

總括而言本地的技術水平頗高,要做好創意媒合,首要之事是投資時間。因為內容及故事最終會留在觀眾心裡,這也是以上國際水準之作教曉我們的事,不難也不遠矣。

編者後記

編者認識Samuel多年,看著他由學生作品,到每年心力之作在Microwave的空間內呈現,一路以來的自學成長是有目共睹的。訪後第一個想法,是很高興看到他當年與Thomas成立WARE 的初衷,仍能見於他們現在的作品之中,讓我們珍重任何科技人才都是創作者。每個創作人都可以用自己擅長的媒介去演繹概念,今日當我們談藝術科技 (Arts Tech),不是以任何一面成為主體,而是 Arts & Technology的媒合成果。在人們熱烈討論TeamLab的成功,又或參考國外創意團隊之作的時候,回看本地這類型的初創企業(start-ups)以及中小型公司,數目其實也有不少,希望當下的藝術科技可成乘著時代契機,在政策及支援提升下,可以一同進入媒合的新世代,在相互理解後為業界帶來簇新景象。

聯絡

網站:https://ware.hk/ 

電郵:hello@ware.hk 

電話:(852) 2619 0089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