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蘊賢 (Orlean Lai),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多年來專注跨媒體藝術行政及策劃工作,為orleanlaiproject (http://www.orleanlaiproject.net/)No Discipline Limited (https://nodisciplinelimited.hk/) 創辦人。

 

跨界項目平常心

Orlean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純藝術的時候已經開始做藝團,當年的團名為「廿豆‧盒子畫」,團員來自不同界別,包括視覺藝術家、音樂人與舞台人等。也許,正正因為人們來自五湖四海,也就理所當然地成就了跨界合作。她述說,當時九十年代中期藝壇開始活躍,於是也造就了許多機會讓他們活躍發揮、參與、以至創作。畢業之後,Orlean做過許多年的藝術行政,服務的機構包括香港藝術中心,藝穗會、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等,主力以項目管理為工作中心,所以什麼範疇也會涉獵一點,讓她累積了不同的經驗。及後於2006年左右,她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 —— orleanlaiproject,期望由項目管理的層面轉戰到主動設題,把優秀的跨界演出帶來香港,旨在衝擊藝術環境,增加藝術項目的多元性。

2006年先為大眾在帶來日本新媒體創作團體《明和電機》(Maywa Denki)的演出及展覽,及後有2009年的《Modified Toy Orchestra》。另外,不得不提的還有藤本隆行 x 白井剛的演出《True》。在Orlean眼中,這些團體和他們的演出包含著不同的元素,有視覺藝術、演出成份、新媒體等,一年一年去找這些團,一步一步拓展跨界合作的可能性。以《True》為例,演出集合了10位日本先端藝術家,包括dumptype、rhizomatiks、Softpad、DGN等成員參與,進行了一次跨越新媒體、劇場、科技與舞蹈的體驗。他們透過介面技術,配合肌電感應系統接連表演者的身體,捕捉表演者的微細肌肉反應,帶動現場聲音、機械、燈光及影像的變化,給觀眾提供一場嶄新的感官體驗。

2006年明和電機香港音樂會照片紀錄 Source:http://www.orleanlaiproject.net/en/portfolio_maywa_denki_2006.html

2009年Modified Toy Orchestra香港演出照片紀錄 Source: http://www.orleanlaiproject.net/en/portfolio_plastic_planet.html

true/ 本当のこと (真的)

回顧年份,那是2010,剛好是12年前的作品。現在,當我們談到藝術科技 (Arts Tech),不就是在期待更多這些類型的作品嗎?在她的製作經驗上,這些國際演出項目其實是好好的媒合例子:藝術家視科技及數碼媒體為創作元素,透過不同的技藝 (包括駭客技術)去改變演出模式;探索的同時不是以科技使用為目標,而是對媒體本身有想法才會予之運用,技術是與內容平衡推進發展,並不是獨立分開思考的,這樣的媒合是其宗旨精神。另外,為了能更深入探討命題與可能性,她開始密切地與本地藝術家合作,一切要由零開始,把研發 (Research & Development/R&D)的底基打好。她做過一些委託項目後,在近年漸漸減少了一些以科技為亮點的演出項目,原因直接又簡單,因為市場上越來越多同類型的演出,都越來越以呈現科技 (又或是說炫技)為本的作品。愛好實驗的她希望可以保持其策演的前瞻性,並持續以「內容與媒介同步媒合」為發展為中心的思維去創作,於是,便演化了2017年與本地創作人共同協作的《親密 Claustrophobia》。慕求進一步去展現如何把內容和模式媒合,切割追求「高科技」的想法;他們在劇場空間內讓觀眾用耳機去聽,似是一個人的旅程,但台上有演員、有裝置,耳邊傳來的文本與聲音景觀 (Soundscape),為每個觀眾製造既集體又各自的受感環境;然而這種獨立的體驗打破了傳統黑盒中的集體受感  (Collective Experience),這種既親且疏正是作品的主題。

2017年《Claustrophobia 親密 Claustrophobia》演出紀錄照片 Source:http://www.orleanlaiproject.net/en/portfolio_claustrophobia.html

Claustrophobia 親密 (2017) [showreel 剪輯版 / English (male track) version]

其後,Orlean又成立了 No Discipline Limited,以「冇規矩、不設限、跨領域」為重要策劃及創作態度;把勇於探索、拉闊表達與呈現方式及可能作為出發點,製作更多項目,以促進更跨界、跨文化地域的合作可能。

行行重行行,有辣有唔辣

我們都知道沒有實驗就沒有創新,。這類實驗性的演出或劇場是相對較小眾的,對比一些戲劇演出、或流行音樂會等,能與觀眾數量掛勾繼而計算資助的方案,在這範疇是不成立的。如果現在要談藝術科技及其發展,第一樣要釐清的就是 ——科藝結合的項目是需要大量資助的,不可能要求在有限資源及時間下變出新鮮多樣的玩意。在Orlean超過廿年的策演及製作生涯中,她發現自己對於科技的介入不是最熱衷的,反而轉個角度去看,究竟是什麼是「當代表演」(Contemporary Performance)?當我們談及藝術創作就不能忽略「媒介」(Medium)二字:繪畫是一種媒介、影像、數碼媒體、舞蹈、音樂,都可以看成為不同媒介,想要做媒合就要先理解媒介的特質及限制,才能設定實驗的框架。有時候,創作者所做的旨在探索某兩一種媒介之間、與及如何與預設的意念碰撞。舉例由No Discipline Limited在2021年製作的《躺在桌上的物件》,她定義為Landscape Performance (風景 |演出)。「Landscape」 (風景) 是從視覺藝術中的「風景」的概念借來,但對於如何捕捉及呈現「風景」,甚或推展到對「框」的觀念,其實不止於繪畫這媒介,在攝影、電影/映像等媒介,同樣關注。其實在劇場,也有對此概念的探索——由 Gertude Stein 所提出的 「風景劇場」 (Landscape Theatre)。借用「風景」對「框」的思考作為出發點,Orlean邀來兩位視覺藝術家,在劇場中媒合表演者、國外音樂創作的越洋參與,以及加入本地燈光設計師去形塑不同框架的風景意像。

2021年《躺在桌上的物件》演出照片紀錄 Source:https://nodisciplinelimited.hk/index.php/portfolio/objects-lie-on-a-table/

Objects Lie On A Table 躺在桌上的物件 (2021) [highlight 選輯]

除了實驗之路必然小眾外, 作為策演人面對另一個困難就是資助機構多以「製作結果」(Production Outcome) 為核心,沒有顧及研發 (R&D)的重要性,每每在計劃尚未開始就問最後會看到什麼作為資助的指標的話,就談不起「創新」了。著重研發 (R&D),所謂強調「過程」,當然亦非虛無地等待偶發,可以從實驗的題材、概念、方向的參考點、與及如何定立實驗的框架 (Perimeter) 去考量實驗的可行性。藝術與媒介的實驗,當然有別於科學性的實驗,但亦絕對不是沒有章法的。要是了解實驗的項目範圍,哪怕會沒有「結果」!但在實驗之前就對「結果」太多預設,就有違實驗的精神與開放性。

疫情依舊在前﹐談線上怎麼通行

這兩年大家都不能周遊列國,少了許多與藝術家交流或現場觀演的機會。Orlean當然都是一樣。然而,線上有線上看,作為一個創意監製及策演人,在限制之下也必須找點新鮮玩意。她之前就參與過一項線上活動,在平台上觀眾可以化身其獨有的Avatar,遊走其中,有點像以前玩線上遊戲的感覺。但那是一個Clubbing Event ,我們可以想像,在無法回到日常的日子裡,clubbing更是遙不可及的社交活動,但在這個虛擬空間,人和人之間的社交有了新的可能性。參加者可以與陌生人 (Avatar) 私下聊天,走動到不同的DJ 台去聽DJ在自家live-feed傳送的音樂,以及其演出畫面,即便無法親身上陣,那虛擬的空間是否某程度模效了Cclubbing的生態?回到有關媒介的思考 –:如果想創新想媒合想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們可以嘗試由日常(或失去了的)經驗出發,扣連不同媒介的特質,思考拓展/延伸 (Expansion) 體驗的可能性。

編者後記

編者很喜歡Orlean製作的演出,由2006年開始,那年看明和電機在香港大會堂演出時就想,是誰這麼有品味?後來發現,相繼有許多精采的演出原來都是出自她的手,在本文中盡量提及、盡量提供在線資料,是因為如果閣下對劇場空間、演出有興趣,Orlean的項目就提供了有趣的另一面作參考,裡面有許多可能性 —— 有一些項目編者甚至認為不應該用「演出」二字去限制想像。在訪問過程中,有兩個項目一直pop-up在自己腦海裡面,當中最富挑戰性的、最富意味的,也許正正是她提及的重心思想 : 如何把內容與媒介科技同步發展。所提及的項目有英國藝團 circumstance (http://wearecircumstance.com/) 以及本地媒體藝術機構Videotage(https://www.videotage.org.hk/web/)  的虛擬藝術家駐場項目《Leave your body》。circumstance多年以來一直善於運用普及的重流動技術 (mobile technology)結合文本與音樂做「現場演出」,但他們的場所不限於黑盒 (black box)或劇場,而是發生在市集、街道的一些公共空間之內。他們每次的經驗設計與觀眾的角色定位都有所不同,是少數能持續溫柔地挑戰科技運用可能性的藝團。而Videotage的《Leave your body》的神奇,是在於探討在隔離世界下的虛擬交流,在遊戲世界中建構牛棚藝術村,藝術家以Avatar遊走並碰遇其他參與者,突破本來駐場的限制,正是虛擬駐場的目的,這樣的實驗大大拓展出演出及觀眾參與可能性。老實說,太多的項目可以參考,單看不行,現在應該是時候全力推進。

Leave Your Body: Virtual Cattle Depot Residency on Minecra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