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賢 (Lawrence Lee),

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主席,資深舞台製作經理,2022年科藝藝術節 (Technical Arts Festival)策展人。

科藝 (Technical Arts) VS 藝術x科技 (Arts x Tech)

這討論很重要,談到科藝、又或且科技與藝術,有太多不同的詮釋方法。首先讓我們好好分辨一下兩者的差異。於Lawrence而言,前者「科藝」所談的科技/技術是一個媒體,它是一個用法、也是工具,而後者「藝術 x 科技」談的是交叉合作 (crossover)。他在香港中文大學完成文化硏究碩士課程以前,已經有超過廿年的舞台工作經驗,在香港演藝學院讀的是舞台管理。科藝 (Technical Arts) 是專科也是他們舞台人學習過程中的必然,因為舞台上的台燈聲都是科藝。在舞台上運用的科技就似人們日常接觸的科技產品一樣,會隨年月變化進步。以燈光及音響器材為例,它們的變化都是大同小異,越來越方便,多了點運用上變化,以及可以配合追踪定位的運用。而藝術與科技,如果中間加一個「x」,意味著的交叉合作,也就是相互影響下的創意媒合,這就不單指向科技的進步,而是需要「中間人」。媒合 (integrate)的「媒」字,攜帶著「配」 (matching) 的意思, 中間這個媒人要懂得雙方的需要,才可以把藝術和科技「配」在一起。

我們視舞台創作是藝術,那科技一環自會指向在科學園又或且數碼港的公司,兩者一直以來天涯海角,似是八桿子打不著對方,所以如果要做到媒合,就必須要借一些機會或連結。之前Lawrence曾參與過東九龍文化中心的一些開館前的項目,知道對方有意做一個Tech Lab (創意技術研究室之類的),他的意見是簡單試驗容易而為,然而往後的實踐性呢?於舞台工作者而言,想運用新的技術又可以單純只是試試結合已有的東西去做創作,需要的都是即場的實驗時間,但是香港的場地檔期那麼緊,時間比金錢更罕貴,到最後又回到原點,只能做本來做到的以及知道怎麼做的事情。如果一個Tech Lab可以提供一些測試機會,節省現場實驗的時間成本,在實踐媒合科藝的道路上,必然可以大大增加成功的機會。

軟硬件的共同進退之缺一不可

Lawrence想起之前參與的一些科技工作坊及Demo的時候,由於現場都是器材硬件供應商的工作人員,他們會直接呈現器材或新科技的可行性,然而知道了可以發揮的可能性,後續就會遇見兩個關卡;:一是怎樣拿到器材,二是誰來操作。前者比較容易解決,如果政府場地已經置入硬件,像現在有些劇院已經置入直播 (Live Streaming) 系統又或且做到環迴聲音追踪的器材,也就代表沒有預算的困難。假設器材方面解決了,剩下就是專才的問題。誰設計?誰操作?器材又沒有人工智能,它們不會自己操作自己設計,最後要找到專業技術人員才可以操作,甚至在設計過程中已經需要他們的專業意見,這些專才場地並沒有提供,他們作為創作及製作人,找人也是無門。這時候又回到之前的話題,需要「中間人」來媒合一下,這些專才要不就是場地提供可行人選操作清單,又或且來一個媒合平台作介紹,那麼才有機會雙管齊下,推進科藝又或是進一步連成科技與藝術連結合作。總括而言,大家都知道軟硬件兩者需要契合,缺一不可;有硬件沒有人懂得操作,沒用,相反有技術人才想試想做,沒硬件支援也沒用。就編者觀察,由2020年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提及推動藝術科技開始,政府場地的硬件支持以及其他部門的資助計劃均在短時間內一湧而上,其實機會已經來了,現在大可以發揮本地的創意,借媒合之力去呈現兩者之間契合的可能性。

科藝藝術節的實驗與實踐

科藝藝術節 2022 ( https://www.hkatts.com.hk/taf-showcases )

籌備近兩年的科藝藝術節 (Technical Arts Festival)由民政事務局資助,希望透過這個藝術節,能輔助藝術科技 (Art Tech)的發展。Lawrence說他們在香港演藝學院讀書的時候,Technical Arts 就是一個學院,他們讀舞台製作的,台燈聲再加錄像就是他們的科藝,這一個面向是鮮被觀眾看見的,圈子裡稱他們是後台人,反正就是台上看不見的人的意思。他們團隊在籌備這個藝術節之時,努力找過許多國外的參考,可是真找不著,因為他們要做的不是呈現結果,他們要做的是呈現過程和可能性。最後他們決定破格試試 (Break the Norms),就來一場又一場的Blind Date (盲目約會),讓後台中不同範疇的工作人員相互交叉合作,先讓他們「約會」理解對方,能磨合的就成組創作,過程被全面紀錄,在藝術節中開放呈現合作過程和他們的Demo Trials (測試示範)。這個創新的合作過程,打破了傳統劇場創作的流程,也令各自範疇的專業後台人更理解彼此,而在後續業界的合作及發展中發揮更上一層樓的媒合成果。Lawrence以簡單一例解說,打燈的技術人員以前不會跟化妝師聊天,演員上台怎麼打燈都不見皮膚變白,那其實問題不出在燈,而是粉底的配合,如果兩者可以溝通,其實許多台上的效果是可以被改造的。這個藝術節呈現的過程正正就是Research & Development( 硏究與發展,簡稱R&D)的精髓,沒有R&D的精神,藝術與科技是怎樣媒都不會合的。

2022 科藝藝術節 -- 化妝設計師 陳明朗 x 燈光設計師 楊子欣 x 編劇及演員 阮韻珊作品「留言」(Message)

藝術節中現在確定有七個組合,每個組合都是由兩位策展人共同策劃的,Lawrence 和 徐碩朋 (Allan) 二人有共識地出席所有的創作會議,Lawrence是舞台製作經理,Allan則擁有舞台設計及美術指導的背景,各自的專業有利協助媒合不同範疇的專才,他們理解一個「中間人」的重要性,並予之實行。那個人其實可以是製作經理、策展人、監製、統籌,總之就是一個願意理解各門派的人,能耐心地穿針引線,科與藝共同發展,甚至進一步去互相正面影響,產生正反饋 (positive feedback)去推動業界發展,現在這種人在業界可是少之又少。

2022科藝藝術節會議紀錄 (由受訪者提供)

編者後記

編者學習科藝二字,其實並非在香港而是在台灣。多年前在台北駐留工作期間,接觸了許多文化藝術圈的同儕,一直做科技/科學x藝術 (又稱媒體藝術)的我,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一直喊科技藝術四字,是因為他們專注科技而非科學嗎?多年後理解他們的遠見。二千年初我參與playaround工作坊,發現策展人及活動企劃抱有開放態度去媒合不同的可能性,工作坊就似是一個流動盒子 (mobile hub)的形式,讓學生、科技專才、藝術家、表演者等參與,在磨合過程中相互理解、相互教育,最後一起實驗。這一個原型 (prototype),也就是編者做這個AT NETWORK平台的參考。Playaround後來變成AND (http://a-n-d.tw)  。

AND 台灣藝術與科技中心,先以媒合表演藝術團體以及科技專才/公司,由一開的小實驗小項目,做到現在一年有起過十個公開委託媒合項目,可見已經發展成熟了。聽發起人蔡宏賢說過,表演藝術已廣被大眾接受,是最佳接觸觀眾的時刻,將之與科技柔然媒合。

當在公眾教育做好做滿之時,才慢慢滲入更多的科技科學可能性,這樣的媒合就可以像拼圖,步步圓滿。這參考不單重要,它都是編者對本土的藝術與科技發展的願景,好一句做好做滿,我們現在真該立馬出發了。

科技藝術的想像工程——Playaround工作坊|陳美璇、蔡宏賢

延伸閱讀 – Playaround 工作坊紀錄:http://a-n-d.tw/index.php/category/playaround/

聯絡

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網站

https://www.hkatts.com.hk/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hkatts/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hkatts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