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輝 (Jason Lam),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擅長創意編程及軟硬體媒合,自由工作者,廣泛涉獵商藝項目。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

仍在讀書時期,Jason 已經開始跟同學們聯合創作,曾經參與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以及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

2008年離開學院,與志同道合的友儕創立了工作室,當年碰巧是互動媒體跨步商界的好日子,讀創意媒體的學生們都很吃香,未畢業已經開始接商案,客源廣泛,包括商場、品牌、地產商等。團隊一方面努力商案,同時也不忘初衷地持續藝術創作,勤力地參與多項國際比賽。幾年下來密密工作,把他手上的編程技術練得爐火純青。

該怎麼談起?他的工作又或且專業,其實都有點難跟身邊的人解釋,簡單直接的話,可以稱他為創意編程專才 (Creative Coder/ Creative Programmer),但其實又不是太多人明白他們在做什麼。在2010年代開始,越來越多人找他們這類型的人,一開始以為是找寫網頁的,後來又說是找寫APP的,又有人說是找做互動的,其實說穿了就是編程,用Web 2.0世代的新語言和地表上的各類機器溝通。參照媒體演變短史,單純看Web APP 文化,我們可以由Flash說到HTML5 (簡稱H5)。自學院開始, Jason其實主打自學 (self-taught) 模式,要成為一名編程專才,首要任務是「自學不息」,在網路開源智識平台上步步進取。在學期間,Jason已經對Processing (Processing是一種開源程式語言,專門為電子藝術和視覺互動設計而創建,其目的是通過可視化的方式輔助編程教學,並在此基礎之上表達數字創意) 深感興趣,當時他主力學習的資源來自線上的論壇以及Vimeo平台,過程中他不斷操練,用Processing大玩衍生圖像 (Generative Art)。那時候的參考大師包括Flight404,雖然現在在網路上已再難找到他們的蛛絲馬跡,但回憶起他們曾經所做iTunes的音樂衍生視像,還是覺得很神奇。而另一位大師Golan Levin (http://www.flong.com/archive/index.html),現居匹茲堡,自90年代起一直持續開發與創作的電子藝術創作人。

今時今日也許當人們看到街道上的互動設計已習以為常,但看看在2000年初Golan Levin與另一位編程大師 Zach Lieberman 的演出作品《Messa di Voce》,就大概可以想像他們走得有多前:

2003 | Tmema (Golan Levin and Zachary Lieberman) with Jaap Blonk and Joan La Barbara 摘自藝術家網頁:http://www.flong.com/archive/projects/messa/index.html

作品為即時數據視像化的演出裝置,透過現場出色的演唱家的聲音演出,互動視效即時衍生。

Messa di Voce (Performance version, 2003)

編程人員走得前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科技發展的過程中,他們是首當其衝一馬當先去開拓網路荒原的人。做創意編程,懂的程式很多元,包括C++ (openFrameworks)、JavaScript、Python、Processing、Unity/Unreal等。 Jason分享,也許在香港這類人有點難找,但在國際版圖上其實蠻多的,而且大家都挺團結。他們是一群擁有相類似技術才能的人,透過網絡他們連結對方,以《Wintergatan》為例,應該有不少人在臉書或社交平台上看過他的影片:

Wintergatan - Marble Machine (music instrument using 2000 marbles)

Wintergatan內容分享 (making of & discussion) 錄像

一開始是一個喜歡「波子機」(Marble Machine) 的音樂人嘗試媒合波子機和音樂,希望自己一手一腳造樂器,然後透過網路分享過程。但後來招來一個又一個的編程人員、木工、波子機的愛好者、音樂人去集成意見,並將之變成一件厲害的演出裝置。他們討論的線上空間有機地變成了一個線上論壇,聚集了一批又一批的各門專才並發展成多元的合作。Jason追看這些版面、錄像紀錄與討論,就像參與了創作過程一般,由一個平台到另一個平台,自習不倦。到某一段時期,無論是別人還是自己,其實都會有技術大爆發的出現 – 記得除了要不停看,還要落手修煉。Jason習慣做一個又一個小測試,例如在2022年,他就思考每年年初一的樂壇大奬是否可透過網上的公開數據去推測結果?於是他花了一個晚上進行編程,運用線上五十二星期的樂曲金榜排名、播放次數等數據排序推測,最後十強中了九首歌,排名中了六首,其他歌手團隊什麼的奬項他中了九成,簡單好玩又可以做練習。他分享這些實驗是「練手」的最好方法,時間不長,想試什麼練什麼,創意編程的人都喜歡這樣,想找什麼測試分享,可以到 Git Hub(https://github.com/)  一看。

波折下的越挫越強

在編者眼中Jason一直是無所不能的,但這樣的一個自學能手到底在媒合創作上,可以遇到什麼難以跨越的關卡?2016年國際科技藝術大奬及媒體藝術節 Ars Electronica在藝術節期間,呈獻無人機演出《 Drones 100》,編者與Jason同在現場,當然嘩然。100個無人機配合現場管弦樂團演出,在夜空的音樂中,寫下圖像和文字,大抵每個觀眾都被憾動。回到香港,當時Jason的團隊獲得一個委託創作的機會,運用類似的概念骨幹,但不是在天上而是在水中。他們花了六個月時間做測試,Jason手上需要解決的困難,是如何可以準確定位機械船在水中的位置,並在實時準確控制數以十計的機械船動作,無論是當時的技術以及時間都難以配合,最後在做過多次測試後決定放棄。他用這個例子訴說著創意編程人員的日常 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他們需要克服天天來潮的挫敗感,因為重重測試中一定會不停受挫;故此,解決問題還需要時間以及不掘不撓的毅力。那下一個問題就是,他們這些專才如果遇到問題,又該找誰討論?

Drone 100

2022年他接下一項挑戰,不曾媒合虛擬實境裝置的他加入了導演曾翠珊 (Jessey Tsang)的《無舞之間》的工作團隊,作品是一件在虛擬實景中觀看的舞蹈錄像。過程中他當然發揮其媒合軟硬件的專業,但同時由於未曾操作過虛擬實境裝置,也需要器材公司的意見,但在他進行測試的過程發現,其實就算是器材公司的人也不定能解答相關的問題,而由於他們進行的是創新項目,是故許多時候拆彈還是要靠一個「試」字。誠然,當市面上許多公司 (無論大小)都在找創意編程人員之時,他自己都很難找到相類似的人才來合作或討論,現時在香港能數到的都不超過十個。懂得編程的人當然是有許多,但能夠在技術上、程式上,以至軟硬件媒合上做到多元的人,真的不多。後來他發現,其實許多討論可以不需止步於編程,他們可以開拓步伐,例如與舞台或活動策劃的技術專才討論交流,發現除了程式這些語言,他們其實可以共同解決及交流許多有關創作及執行的問題。這樣的媒合,也許以前沒想到,但現在可做到了。除了真人交流,他十分推薦在網上大海中找尋答案,包括他近期極喜愛的衍生編碼創人 – Saskia Freeke (https://instagram.com/sasj_nl)的社交媒體。想想,其實一日一創作,可不是Zach Lieberman的專項。最後他找來跨媒介藝術家Memo Akten (https://www.memo.tv/) 做參考,他借用了對方在簡介內的用詞 – Data Dramatization ,這是他繼數據視覺化 (Data Visualization) 一詞,找到最適合形容自己專項的名詞,也是他們創意編程專才獨特的視野。

編者後記

編者有近廿年遊走在科藝之間,像Jason這種全能的專才是少有的,尤其在香港。寫這篇文章是要告訴想成為編程專才的人 ──  鋼鐵是如何煉成的?無論是修讀創意媒體、軟件工程、電腦科學什麼的,其實都可以,他們大抵需要的是懂得編程的基礎,往上的萬丈長城其實都是自學自強的。這一代很幸福,就單看Youtube及Vimeo兩大平台,要找到免費的學習資源一點都不難,再且編程世界有個大同的概念,自開源軟體opensource (https://opensource.guide/ ) 開始,他們會開放其程式設計予其他使用者使用及自由修改。透過開放性討論和參與,軟件發展起飛,不單是互動設計又或且是衍生設計,編者所見,這些開放性的合作加速了業界的發展,也令各地編程人員也借助不同的原始碼發揮自己的創作與想像。像Jason所說,有了這些 open source的系統與資料庫,創作人只需做不同的藝術調整就可以進行創作,這樣的大同理念是可以延伸的。以科技與藝術為例,媒合是必須及必然的,如果做到一個平台,以A (Arts)+T (Technology)為目的,連繫到不同專才,不怕鎖碎地把過程公開,其實各自的討論和磨合最終都會幫助到其他想做科藝媒合的組織。也許意念大同,但編程世界告訴我們,這彩虹存在,而且不遠。

聯絡

Jason  Lam 

電郵:he.put.together@gmail.com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