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臻 (James Huang),

Mercury Technology Solution創辦人,資深科技顧問。



讀科技不如做科技,成為Web3.0世界的先鋒者

James大學唸的是經濟及管理,畢業後做過銀行,一直視科技為興趣。及後因緣際會加盟科技顧問公司,在邊自學邊實踐邊發揮的情形下,開拓了許多相關的事業與道路。2005年,他轉投了一家國際的電訊公司。該公司項目跨越全球一百五十個國家。他參與的商業顧問工作令他在短短兩三年之間廣增見識。然而由於工作性質過於重覆,最後他決定自己創業。當時他以軟件開發(Software Development)為專業,當中發現做科技的人其實永遠都在和時間賽跑,不夠快的話就會在短時間內輕易被淘汰,於是他靜下來思考,想想該如何重新出發,嘗試開拓異域。2017年,他成立了Mercury Technology Solution,公司開始的時候主力做IT系統,做ERP軟件(企業資源規劃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做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做生產 (Manufacturing)、做如何用電腦取代人力資源的顧問方案,及後於2018年開始研究區塊鏈技術 (Blockchain Technology) ,並以此作為參與Web 3.0世道的開創開先河和發展。

如果要簡單去述說NFT和區塊鏈技術,James會形容NFT就像是一張公開又獨一無二的收據,它可以在能做到完美複製的電子世界裡面去証明什麼是original。而區塊鏈技術則是一本公開的數簿薄,全透明,能讓任何人查看,但誰願意公開自己的數簿呢?當時他想,也許在應用層面上會有許多限制,然而逆觀至今,對於現在這個由科技巨頭佔領的世界而言,它的去中心化特性可以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予業界運用。2021年James認識了一些設計師,透過開放式的討論,他開始認同在藝術界上運用區塊鏈技術以至NFT的可能性可以很廣泛;但同時又發現沒有多少科技公司開發相關範疇,於是,愛探新的他決定一試。要知道NFT不是JPEG,它是一張不能修改的電子單據,它可以綁住實物,是故運用NFT不等於要把所有東西從現實抽離,不需要全面數碼化,它提供的是多一個選擇或可能性。他現在正在開拓的是如何製作一個混合虛實的平台,讓不懂得用加密貨幣錢包 (Crypto Wallet)或其他NFT銷售平台的大眾,仍然可以參與購買NFT作品的過程。除指向用戶經驗外,在支援藝術家的部份,他也希望創作者可以擁有自己的平台,從而脫離中心化的系統。就觀察市場趨向而言,藝術家傳統上需要依賴中心機構支援,例如藝廊或經紀,他希望做到支援與顧問角色去突破這傳統,輔助藝術家及設計師進入元宇宙新紀元。除專注於區塊鏈技術及NFT以外,他讓公司變成一個White Label ——即代表不需要設立品牌,銳意做藝術家及設計師自家品牌的幕後支援,同時開拓擴張實景AR以及虛擬實景VR的技術,全方位去輔助更多創意及可能性的發生。James希望提醒大眾,Web 3.0 以及社交媒體 3.0 的核心原則之一,其實是要將數據所有權回歸到原創者/生產者本身 (編按:現時數據全歸科技巨頭,這你應該知道吧?),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改戀,不僅會影響商業模式 (包括收費系統),而且會影像用戶的行為 (User Behaviour)。

Web 3.0 and the myth of a blockchain revolution | Rufus Loveridge | TEDxLondonBusinessSchool

與藝術家、設計師的同行之道

現時大部份人把NFT與加密貨幣 (Cryptocurrencies) 兩者綑綁在一起,因為當中涉及炒賣的目的,但如果以逆向思維去考量,其實NFT可以如其他科技一般成為工具。藝術家需要知道NFT是一張電子收據去,証明作品的著作權,價值高低不單純來自貨幣炒賣,而是作品自身的價值,先要條件不是立馬跳進OpenSea (https://opensea.io/) 這類血腥鬥獸場,而是如何做好自己的作品。有一個理論是每一個藝術家只需要一千個真 粉絲就可以養活自己 (概念來自 https://kk.org/thetechnium/1000-true-fans/),那藝術家如何做fan-building? NFT作為一個工具,我們可以用「收據」作回饋之禮,透過這電子渠道發放給藏家(即粉絲)更多有趣的東西。這個過程有點複雜,卻帶出一個中心思想:就是藝術家設計師們通通不建議孤身作戰。在這個SLASH當道的年代,我們都需要同行者,把NFT當工具使用;我們需要科技、市場推廣的專才合作才可造就大成。科技是一門千變萬化、與時間賽跑的工具,我們需要對技術全面理解,才知道手上的工具可以帶我們走到多遠,而這個局面是需要團隊合作而成的。James舉例以著名當代藝術家Daniel Arsham在2021年在其Instagram上公開了他首個NFT雕塑,以收藏於羅浮宮的羅馬半身雕像為創作靈感,用他一貫的手法與Six N Five Studio共同打造,作品外名為《Eroding and Reforming Bust of Rome (One Year)》。

Eroding and Reforming Bust of Rome (One Year) - By NFT Artist Daniel Arsham - 174

區塊鏈是基底技術,NFT作為一張電子收據是由程式編寫,是故每一張也可以如智能合約般根據條件的改變而產生內容變化:例如作品可以與時間或天氣這些多變因素有關,經時間Delay,一張JPEG都可以隨年月改變面貌。又或者另一個狀況,如果A+B同時被收藏,就可以自動衍生C ——這不也有點像CryptoKitties (https://www.cryptokitties.co/) 的概念嗎?談到這,James提出虛實之間、Web3.0道路上的可能性;大家都聽過元宇宙,一個結合虛實,跳脫純實體經驗的世界,現在有許多技術設備在實驗及製作中,世界的科技巨頭一個一個接力在設備上接軌本來的科技產物,像Google有Google 眼鏡、臉書就大推VR經驗,科技走得很前很快,甚至幾近混淆大眾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當藝術家認知到這些環境與資訊,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思考藝術的可能性?像一場展覽,如無法親臨現場,我們可以虛擬售票,NFT可否成為獨一無二的收藏票根?又或是在元宇宙裡我們沒有地心引力,是不是就可以跳脫物理原則去重新設計藝術裝置的觀眾體驗?單純聽聽這兩項可能性,就知道NFT可以在創意領域上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編者後記

藝術圈一直有關於存檔 (Archive)的討論,因為文化庫存是人類文明的重要一環,現今社會的高速發展,單純談建築保育已經是一大命題,但科技給予了可能性。與James進行訪問的過程中,不少可能性在編者腦海閃過。例如早前讀到珍寶海鮮坊的新聞,就可以想想是否可以在虛擬世界為這個充滿集體回憶的地方留下記認?John Lennon 遺孀及著名當代藝術家Yoko Ono就把他們在冰島上的作品 Imagine Peace Tower數位化置放於Second Life之中,又或且者像本地媒體藝術組織Videotage在疫情其間就有《Leave Your Body》的虛擬駐場計劃,在Minecraft的世界中建造牛棚藝術村,再把藝術家與參與者帶到虛擬牛棚,探討作品以及與觀眾互動的可能性。

Imagine Peace Tower in Second Life™©® - October 9, 2009

James提到之前做的一個項目Anz Exhibition (https://anzexhibition.com/),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到空間全方位的三維模型掃描。模型可被置放在遊戲世界或任何虛擬世界之內,亦可以透過三維打印造成實物,而運用鐳射掃描得到的1:1三維數據,即成為如種子一樣具保存性質的「生命」,可用於未來、用於藝術文化建築歷史等範疇和用於無限可能性。James也提出,對於大型的建築物,可以運用航拍技術做室外掃描,一比一還原後還可以邀請藝術家、歷史專家、作家甚至大眾提供內容 (content),這樣的庫存方法可同時結合傳統手法去做,包括文字、攝影、錄像等,在區塊鏈技術提供的永續平台上,將可較全面地保存歷史文化。甫想至此,作為策展人和藝術工作者,編者熱血沸騰,期待透過科藝的全面媒合可造就文化、創意工業在編年史中嶄新的一章。

 

進一步線上探索:學習如何使用衛星數據,運用Blender 和 OGIS創建虛擬景觀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