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邦 (阿邦),

於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修讀媒體及傳訊學士學位,畢業後回流香港工作,因緣際會參與許多和音樂、創作有關的項目,包括和音、錄像導演以及編寫歌曲等,2020年至今受香港中樂團委託,拍攝一系列以中國節氣為主題的音樂錄像。

媒合音樂與錄像兩大媒體,用的是「分析與思考」

十二年前剛開始執導拍攝音樂錄像時,阿邦並沒有真正思考音樂與錄像之間的直接關係,直至到開始接觸一些較偏向獨立製作的音樂錄像後,才思考當中的關係,其中一部的作品就是為歌手岑寧兒 (Yoyo Sham)製作的《哪裡》:

岑寧兒Yoyo Sham - 哪裡 官方MV

他用了定格 (Stop-motion)的手法,這個方法很耗,耗時耗力耗耐性。創作之前的預備工作很繁重,包括要計算每一格有幾秒,每一拍每一個小節又有幾多秒,然後再對應錄像的格數與設計動作,這樣才可做到音樂與畫面同步。因為這一次的嘗試令他學懂透過分析音樂的格式去創作相關的畫面,這後來也變成他創作中的其中一個特色。他經常看其他創作者的作品,參考硏究以理解更多創作的可能性。其中當然包括國際知名導演Michel Gondry。Gondry在其2002年的作品《The White Stripes – Fell In Love With A Girl》裡面運用了定格手法,阿邦在創作以前也有參考此作品。

The White Stripes - Fell In Love With A Girl (Official Music Video)

及後他看到Gondry另一條在1996年執導的音樂錄像《Sugar Water》,畫面割半,兩個女孩兩邊畫面一半順時一半逆時;時間線走到一半,兩個女孩畫面中的時間線連接,兩個女孩交換左右,時間線交換成一半逆時一半順時,像圓形時敍回到起點。

Cibo Matto - Sugar Water (Official Music Video) | Warner Records

另外,阿邦亦有參考與Gondry齊名的另一導演Spike Jones的作品《The Pharcyde – Drop》,主要是觀摩如何做到倒敍拍攝、對嘴 (lip sync)等效果。

The Pharcyde - Drop (Official Music Video)

為此他深入研究,參考作品的同時都會翻看部份製作特輯以了解背後的操作。想究竟在技術層面上,如何可以以倒轉時敍的方式去拍一條片?而在拍攝過程中,要如何能對準拍子之餘,既要做到指定動作,而又做到對嘴的效果? 花了時間心血鑽研後,他在2017年用自己的方法為樂團Supper Moment 拍攝了《說再見了吧》

Supper Moment - 說再見了吧 Official MV

他想用兩個一鏡到底 (one take) 變成一個一鏡到底,於是他試驗了一套自己的方法;在拍攝時播放自己數小節(就像有節奏地數1234) 的錄音,然後用數字去指示樂團、演出者、攝影師等,在某一個數字上做到指定動作和去到指定位置,以拍攝到一個指定的鏡頭等。就像之前的例子,用錄像和音樂去表達一個圓形的故事圈。但這些創作是最花時間,而商業拍攝中,時間即金錢,能爭取的的確有限。阿邦知道不可能每條錄像都有這種創作的機會,但至少在這些音樂錄像創作中,他更堅信音樂是音樂錄像中的主體,不可以用情節去搶戲,當中講及的是平衡,這樣的創意輸出才能造就憾動人心的音樂錄像作品。

再下一城,實踐中樂與錄像的合成之旅

積累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拍攝經驗後,在2020年,阿邦受到作曲家及音樂人伍敬彬博士(阿彬))的邀請,合作拍攝一系列為香港中樂團的音樂錄像。阿邦花了許多時間去慢慢理解中樂這回事,興幸的是他擁有一定程度的音樂背景,可以自己讀樂譜分析樂章,再透過理解作品的創作概念去設計畫面。而這樣就,他便開始了連續兩年執導八個香港中樂團以節氣為題的音樂錄像旅程。首四個音樂錄像,分別以端午、中秋、冬至及新年為題,主要結合音樂與畫面去呈現香港中樂團的演出,而特別在第二個作品《追月》裡面:阿邦透過與阿彬的緊密合作和溝通,讓拍攝專注在樂手的手部動作與弦樂器的震動上,從而表達出樂手與音樂以至連結畫面的三者關係,全面呈現音樂的流程。

香港中樂團《追月》音樂錄像作品紀錄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擷取自《追月》,樂手與樂器的近鏡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合作過程中彼此都產生了相應的默契與信任,後續去到第四個作品《大龍鳳》,他們向難度挑戰,以八十名樂手的演出與參與,加入中國傳統文化「舞獅」這元素,為畫面造勢,緊扣著新年這個主題。在短短兩天的時間, 便完成綵排與拍攝,過程中分工細緻,也感激香港中樂團的開放支持與信任,最後成就了一件氣勢非凡的中樂錄像作品。

香港中樂團《大龍鳳》音樂錄像作品紀錄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及後合作再下城,邀請媒體藝術家加入,透過互動或機械裝置去連結中樂演出與創作主題 – 中國氣節。其中一個與本地媒體藝術團隊XCEED合的作品《冬之藏引》,正是他們摸索如何媒合各方面元素的作品;錄像畫面第一句:「立冬,冬之始,萬物始於儲藏也」。音樂上富有蒙古風格,而美術造景以寒冬為主,XCEED則提供了十六支投豆器和八個轉盤裝置,在機動過程中呈現收集黃豆的畫面,也是藏引的想法,而另外也引入了由香港本地研發的煙機,能讓煙霧作較長時間的停留,令霧氣在雪境中流動,加強作品畫面的震撼力。是次合作的磨合是細緻的,各個崗位都能專注於主題。而阿邦多次提及前期預備的重要性,理解媒體科技的操作,並如何將之連結以音樂為主的畫面之中。

香港中樂團《冬之藏引》音樂錄像作品紀錄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阿邦在這條音樂錄像創作之路上,由最初走到現在,他十分堅持音樂為主體這回事,這也是為什麼他會用分析樂譜的方法去設計畫面,這樣的媒合是精采而富挑戰性的。互動設計如果要與之媒合,需要一些共同的語言去溝通以參與共同創作,他以在《冬之藏引》拍攝過程中和XCEED的合作為例,因為團隊中有代表能讀懂樂譜,於是他們就可以順遂溝通動作與節拍,以有限的時間拍攝到理想的畫面。最後他思考音樂、拍攝與科技之間的關係,然後以兩個有趣的國際參考作結,作品分別是以「電話」樂團及機動「樂高」為題,前者舊科技新用,後者以有趣機動造新,都是創新思維媒合科技音樂的合成品,希望透過這些可以理解到當中媒合的重要性,讓本地有更多創新作品出現。

Mobile Orchestra - Celebrating 30 years of mobile history

Star Wars Theme Played by LEGO Droid Orchestra

編者後記

編者首次被音樂、科技與舞台演出憾動是2006年的事,那年一連看了幾場本地新視野藝術節的演出,包括著名的坂本龍一與Alva Noto的現場演出,一如以往的精采,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那年也是我第一次看國際設備藝術 (Device Art) 天團明和電機 (Maywa Denki)的演出。明和電機擅長製作「樂器」,由音樂原理出發,融合機動、互動設計,在舞台上令明和電機的社長與團員發光發亮,這是一種完美媒合,需要對音樂和科技有同等理解才可以成就的。聽阿邦談樂譜做溝通平台的時候,我就想,對的,不是單純聽聽理解,而是要像學習一套語言的方法去合作,這樣才可以做到真正的媒合,不單止要各展所長,而是要共同創作,這樣才有機會走出昨天,造就創新作品。

聯絡

張傑邦Instagram 專頁

https://www.instagram.com/cheungkitbong/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