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慧瑩 (Carmen Cheng)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Surge Production創辦人。擁有超過廿年藝術指導、製作及設計經驗,曾參與過百個本地及國際巡會藝術與商業的項目:包括演唱會、劇場、展覽、電影、音樂節等製作。Carmen亦為多個本地的演唱會及表演藝術團隊擔任導演、監製、製作經理、舞台經理等工作。

舞台的張力,在於同出同入

主修佈景及服裝設計的Carmen興趣甚廣,是當代斜槓族 (Slash)的代表;廿年的商藝工作經驗,由實驗藝術與劇場到商業拍攝、展覽以至演唱會均曾涉獵。她擔任過的崗位有許多,主要重責於創意、設計及製作,過程中她不單是天馬行空的創意工作者,都是執行在地的先鋒。這些經驗讓她的見識遊刃於概念與技術之間,當中的媒合 (integration)是一個又一個富挑戰性的障壁。她摸摸頭說,在疫情期間因為許多演出被迫暫定及取消,有些轉戰直播(Live Streaming),有些把演出變成錄像作品,這些「變」是令人頭痛的。劇場工作,通常都是四日入台(註:入佈景做燈光音響等相關設置),還要包綵排,然後第五日開演 (on show),中間每每接到要求在「入台」後中斷,或轉成攝錄製作/直播。擁有電視電影製作經驗的她都會思考該怎「拆」:是要以觀眾視覺拍攝做個模擬經驗?還是循錄像媒體/電影手法改變取向及經驗?這些叩問,說到底,就是在思考:「要怎麼說故事?」。每一件創作都富有靈魂,它在特定媒體上生長孵化,時間和心血是唯一能種出創意成就的基礎,這些其實都無關預算,而是創作需要被理解的重要步驟。要記住創意可以天天爆發,但媒合(integrate)需時,媒合是溝通之橋,能連結團隊內不同的崗位,並可以連結觀眾,這些時間不單用於實驗實踐,而是讓各具所長的人坐在一起討論方案,繼而磨合完整項目。能做到媒人角色的,在香港其實很少。這個人可以是監製 (Producer)、製作經理 (Production Manager),他需要平衡創 (概念的藝術) 與技 (科技能做的事),懂得拿捏時間和預算,也理解媒合的魔法。這是一直以來需要但不被看重的培訓環節。沒有這個角色,那平衡點終會搖搖欲墜,這時候,別談什麼突破,連力保不衰也挺困難的。只有做到這樣的磨合平衡,才有機會把創意與劇場的魔力傳達給觀眾;要知道劇場或現場表演的張力在於能夠透過故事與觀眾同步呼吸,同出同入,這是一Cue 一Cue積累的成就,無論是演唱會還是劇場,這都是通用的程式 。

2021年多空間呈獻的《球賽》(有直播與導演剪接版本) (照片由訪者提供)

Matches Director’s Edition trailer

要試就請無所畏懼,要容許「錯」的出現

參與進念二十面體 (Zuni Icosahedron) 的Tech Lab (現改名為 Innovation Lab)有三年之多,Carmen以製作經理的角色一直協助藝術總監胡恩威先生做實驗,許多大膽的想法雖源自天馬行空的想像,但也必須抱著不怕失敗的決心才有機會事成。Carmen找來不少技術公司去探討「可以怎麼做?可以做什麼?可以做到怎樣?」例如追踪聲音的系統是否可以用於燈光設計?除了劇場空間用的燈,還有什麼可以做光源 (Light source)? 平時用的錄像播放系統 (Video Server System)是不是可以試試改裝成另類控制台?實驗就是狂試,好不好都要紀錄下來,這才是一個實驗室 (Lab) 的精神。當你不怕試不怕失敗,就會發現這些細微的缺失竟然可以轉化成提升創作的可能。Tech Lab這幾年,不單做到多項嘗試,還令團隊體會不可以就住時間去壓縮實驗的過程,也不可以為了有限的資源而犧牲創新及創意的空間。另外一點體驗是,這幾年與多個商業技術/科技公司合作,商藝其實不需要分家,大家想要實驗的精神是一樣的,因為只有實驗才可開拓,二者之間需要的不是磨合,而是媒合,二者的分別是前者多談遷就,後者是靈魂伴侶之間的契合。

進念二十面體Tech Lab2017年的技術測試女紀錄(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多年來,除劇場以外,Carmen參與了許多演唱會的製作,大場如紅館,中小型場地如麥花臣,都是她的創意天地;一談到這些製作過程,她注意到一項大家過於忽視的命題 – 「入台試」。所有的設計與想像不可以是紙上談兵,許多有趣的花火是要試出來,每每當她提議一些新穎的想法,不同的部門總是有一大堆理由「不想試、不願意試」,因為時間就是錢,什麼到最後都牽扯到預算,不探索就說「科技」很貴,其實不如想想「雞先定蛋先?」?君不見國外演唱會水平極高,想想U2十幾年前玩的圓型LED垂幕、想想Mr Children前幾年的摺疊LED屏幕,一定會被說人家大歌星有的是預算,然而為啥不想想科技的另一面向?Carmen回想之前有個構思,她發現觀眾現在十分喜歡在演唱會現場不停拍照,於是她想造個擴增實景 AR (Augmented Reality)的APP,在他們拍照時會出現另一個虛擬幻境,提升觀眾的視覺觀感,同時可緊扣演出概念主題,一石二鳥,再說比起現場轉景其實便宜多了,最後不通過又是因為「聽起來好貴」、「好像要很多時間」。就像前文所說 – 「創作需要時間心血孵化,這不是預算的問題,而是創作需要被理解的重要步驟」。她想起周國賢銀河鐵路之夜演唱會,她、導演、監製達到共識把許多劇場及電影技術置放其中,旨在讓觀眾沉浸在演唱會的故事中,用的是LED幕牆、投映機光源、舞台薄紗等,一招Kabuki Drop (註: 幕布墜落)即中。

周國賢 小克 有時 | 重逢 | 星塵 宇宙浪漫三部曲 @ GALACTICA 銀河鐡道之夜 ENDY CHOW IN CONCERT LIVE 2017 (編者註:文中提及的Kabuki Drop效果應用)

做創作很浪漫,但科技都很浪漫,兩者是異曲同工,到最後成功實現的「神奇」其實都均是感覺。媒合過程中要保有「想試」的決心,藝術科技就是兩種專才為共同的目標而成就彼此。說到底「科技」和「藝術」好像都被誤會太深,前者才不是只有「貴」,後者也不盡是「高深」,人 (觀眾、專才、溝通、媒合)才是最重要的。

編者後記

編者與Carmen合作多年,無論商藝,一直以概念為先,再配至不同的技術與科技說故事。不敢說是開河之作,但也成就過多場能憾動觀眾之旅。對談過程中雖未有直談IP (註:被註冊的創作,可以是劇場、科技、文本等)之作的可能性,然而一直談到時間與尊重創作的重要性時,編者起有另一案例作解,那就是台灣藝術家黃翊的作品《黃詡與庫卡》。此作在2012年獲得台北數位藝術表演首奬,2013年巡迴至奧地利林茲,作為科技藝術節的開幕演出,及後接連演出九場,征服了國外的觀眾,往後也在各地演出,並持續發展。要成就這樣的IP,除了創作者的創意及堅持外,團隊都花過大量時間 (以 n年) 計去投入科技與舞蹈以及劇場空間的實驗媒合,舞台上的一人一機器,在簡潔的配置中造出國際水準的演出,重視的正正是文中兩次提及的重點:「創作需要時間心血孵化,這不是預算的問題,而是創作需要被理解的重要步驟」。香港不是沒有科技及藝術專才,而是需要透過理解媒合的重要性,以及容許犯錯的精神去步步嘗試,不要用「時間」、「預算」等既定範疇去壓縮創作,這樣我們一樣可以擁有源自本地疆的國際IP,一樣可以開拓由藝術科技共同打造而來的精彩采現場表演。

2018 NTT-TIFA 黃翊工作室 +《黃翊與庫卡》HUANG YI & KUKA

聯絡

Carmen Cheng /Surge Production

電郵:surgehk@gmail.com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