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凱儀 (Alice Lee),

香港理工大學畢業,2017年成立StoryTeller,並於2022年rebrand(品牌重塑), 成立ZtoryTeller,相信故事與插畫,透過社交平台與大眾連結。

說故事的人

Alice是個說故事的人,在談實際工作以前我們可以先聽聽她述說自己曾走過的路。初中時,因為太喜歡台灣和樂隊五月天,於是她自學做粉絲網站,那年用的是JavaScript,老實說,自學也不簡單。那些年她一個人去製作及管理整個粉絲網站,內容由全球的粉絲一起貢獻,每天下課她第一件事就是去處理網站的大小事情,久而久之積累了對網頁設計的興趣和基礎,練出一身好功夫。她笑說,後來考進香港理工大學靠的也是這份相當厚的Portfolio(作品集)。理工畢業後,她去了英國進修多媒體設計。理所當然地,在回流後專注於網頁設計及線上數位宣傳活動的工作而在創辦StoryTeller之前在Yahoo工作的她,得到了許多發揮的機會,尤其是如何把一個網站由概念到內容的製作,她都一手包辦。在這邊學邊試邊做的過程中,她接觸了許多新的作家與插畫家,也萌生了自己創業的想法。無獨有偶,當年Alice在業餘時報讀成人插畫班,雖然各人都不是以繪畫維生,但無論是他們的熱情與高超的畫技,都令她難以忘記,而「Storyteller」這個想法更是進一步成形。她思考,既然線上平台大多是用照片配故事,為何她不可以嘗試用畫配字?透過這個方式是否會有更多的插畫師被認識?於是她離開了舒適圈,隻身出來創立了StoryTeller,一個線上用插畫說故事的平台,由一開始自己畫自己寫,繼而鼓勵更多熱愛寫作繪畫的人一同參與。幾年下來,粉絲人數爆增,當中曾與不同的創作人及品牌合作,連結了超過三百位國際藝術家,也刊登超過一千篇故事,功積擲地有聲也有血有汗。2022年是他們轉營的一年,Alice狠心刪了近十萬followersIG帳號,想由線上發展到實體,這一仗的確是逆水行舟,她說的契機,也是緣份。2019年左右她在中環的一棟唐樓成立了Cabinet of Stories這個空間,想讓讀者不要單純停留在線上瀏覽,而是可以親臨現場,讓作者創作人與讀者能互動交流。她希望StoryTeller不只是一個社交媒體品牌,而是一個策劃單位,一個能建立故事、插畫、文化愛好者的組織。這個把心一橫快狠準,Alice是數管齊下的行動者,StoryTeller 重新命名成為Ztoryteller之前,他們已經開始出版文庫小說、做Podcast等線上節目,這些想法與動作都是為把線上線下的界線模糊化,旨在組織群組 (Community),突破以地域為界的社區論,用愛好透過科技連結人心,這應該算有市面上罕見的熱情與初衷。

Click Here
Previous
Next

ZtoryTeller popup gallery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由小故事出發的科藝大作為

Alice是個說故事的人,她的手藝由網站設計開始,後來在StoryTeller平台糅合文字與插畫,甚至在更後來推出BedTime Story Podcast,進一步把音樂與聲演糅合文本,這些都是媒合的測試。裡面的企圖很直接,就是這樣試試那樣試試,不怕碰釘,。過程中,科藝相合的同時,也花時間去理解群眾/讀者,透過不同的想法和組合,去測試讀者反應。當談到科技,大家很容易墮入高科技的思維之中,但誰說網站/Web App/H5不是科技?許多藝術展覽及活動都會結合網站去鼓勵觀眾參與,而聲音導覽更是越來越多,於是她的首輪嘗試就是「聲音故事+網頁+線下展」,她希望可以透過這個簡單的方程式去與觀眾接觸,誘發更深的感受與參與,也可以全面地把故事呈現。

Alice看科技很單純,不特別追新,也時不時會懷舊一番,除了用較普及的科技,她也會去理解新科技,比如時下的Hot Topics NFT、區塊鏈 (Blockchain) 等。她是一個由Web 1.0走到 Web 3.0的人,我們許多人都是,由網站走到社交媒體,現在正在前往Web 3.0的路上,聽著人人在聊的元宇宙 (Metaverse),大抵都會好奇,到底這個命定的科技Engine會帶我們到哪呢?區塊鏈技術的特性是去中心化 (Decentralization),當閣下發現社交媒體上的一切,其實通通都是庫存在科技巨頭手上,也許你就會想知道要怎樣把資料庫回歸自己,而區塊鏈技術說的去中心化就是這樣的目的與概念。Alice眼中,區塊鏈技術更可用來做社區建設 (Community Building) ,只是現在的社區定義已超脫地域,可於線上線下雙線連結。除區塊鏈技術以外,NFT也成了熱門關鍵字。NFT的初衷本來就是為了造福重數位藝術家/設計師/創作人的;NFT是一個智能合同,作為創作人,即便造的是數位作品,也不需要擔心正版/版權問題,有了NFT就等於幫數位創作人認証其數位手藝 (Digital Craftmanship)Alice憶述之前參與Affordable Art Fair的經驗,買家經常問數碼繪畫是不是手繪?是否有真跡?這些其實都是指向數位手藝的問題,而NFT正正是一道解謎的大門。

在運用之前需要理解和探討,Alice初中時對網站設計如是、剛出社會工作學習社交媒體操作如是,現在她都正在學習Web 3.0的路上。Alice看到線上報導有關區塊鏈技術的可能性,原來現在可以透過此技術讓每個人可以訂立遺囑,內容不再只是財產,可以包括許多別的東西。 人大了,我們都知道許多珍貴的東西其實和金錢並沒直接關係,有了這個技術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把珍貴的東西留給我們所愛的人。甫想至此,就知道這技術藏有無限可能性,比如說台灣的帥園鹹酥雞(https://www.oursong.com/@Jimmy123) 已經正式在NFT平台Oursong上開張,線上線下連盟,買炸雞存取NFT雞,NFT每轉手交易一次,買家即可到帥園兌換一份鹹酥雞,透過這些互動發展群組,形成社區建設的概念。而美國的Coffee Bros 就在2021年推出NFT,希望能利用NFT來資助建立第一家實體咖啡店,他們NFT持有人將擁有許多優惠和權利。創辦人推出了名為Crypto Baristas (https://cryptobaristas.com/) 的一系列有關咖啡師的動畫,第一季成功籌資並旨在建位立強大的咖啡社區,預計2022年夏天可完成第一家實體店。NFT持有者將會一同決定Crypto Baristas的未來發展,包括第二季的角色、咖啡店計設計等。

(相片來自 Crypto Barista)

還有來自日本的1block.official (https://www.instagram.com/1block.official/?igshid=YmMyMTA2M2Y%3D) 只推虛擬時裝,破格傳統,每件作品都超脫現實設計,並找來知名人士等合作,旨在收藏。他們本身都有推出APP,還有AR功能讓藏家試穿,也能連結到虛擬世界Decentraland,再加上可以轉載至社交媒體,漣漪反應一擁而上。如果多花點時間,大家都可以找到許多很棒的參考,並更能深度理解Web3.0在創作上的運用可大可小,這樣的科藝媒合思維很重要。這些大大小小的參考令Alice大開眼界,也相信是時候開始積慮創意與想法,以推進下一步的說故事計劃。她的分享和科藝媒合思維與其他科技專才或藝術家不一樣,但也正因為這種「異」提供了另一面向予大眾,科與藝相連而合不一定是高科技難事,重點是如何切入,就像說故事的初衷一樣,糅合畫作、音樂、展覽,什麼都可以,尤其是科技。

編者後記

編者也是說故事的人,只是和Alice用不一樣的工具及平台,她用繪畫我是寫字,她擅長用社交媒體我是策實體展的,這些相異令二人合作不少,時而轉換身份,但每次的嘗試都是愉快的。2011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把其多年的Project Room實驗項目與StoryTeller進行深度合作,以《生死牆》為題,透過編者的四個短篇故事,分別與台灣的視覺藝術家及錄像導演、香港的互動設計師、美術指導、音樂人等合作,繼而在StoryTeller的線上平台與中環的空間進行超媒體說故實驗 (Transmedia Storyteller Experiment) 。企劃成功,得到許多正面的回饋,就正正是科藝媒合的思維,開放而勇於嘗試,不忘創作重心與概念。雖然形式開放,但測試的過程中也許不是一帆風順,然而只要試到一點創新再放大,造就的可能性更是漣漪式回饋。

2020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生死牆》紀錄

《生死牆》線上版本 http://www.microwavefest.net/festival2020/ProjectRoom.html

在訪問的尾聲,我們提到人工智能 (AI)科技,並談起近日業界熱玩的酷東西 ── Midjourney , 一款以AI的製圖工具,只要輸入你想到的文字,就可以透過AI運算,產出相對應的圖片,什麼文字都可以,編者最近就見過「白雪公主打麻雀」,出來圖片別具風格,有點像日本的恐怖動漫,水準之高令人驚喜。每次都只需要等一分鐘而已,成品可以就不滿意的細節做修改,談到這,大家應該覺得好奇又害怕吧?未來學家Ray Kurzweil早說過,大約在2045年是技術奇異點,人工智能/機器比人類聰明,超級智慧機器 (Super intelligent)會在2047年前就會出現。也許是時候知己知彼,想法子共存了吧。

Midjourney AI 生成式設計工具-──解放設計師雙手!只要你想的到就沒有做不了的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