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偉光 (Alexson Chu),

中學時期開始接觸平面及網頁設計,甫一愛上就長驅直進,志向成為互動設計師,現為多媒體設計師及創意編程人員。

多媒體設計師的造藝之路

不是每個人都一早知道自己要做什麼,Alexson屬於少數;初中開始接觸網站設計,他13、14歲便決定想要從事相關設計行業,也啓動了自學模式,早早為未來做準備。他的啓蒙作品是《EYE4U》,是一個當年非常著名的flash酷站 (編註:現在應該也沒有人用flash寫網站,瀏覽器也不支援了),那時快二千年,在他眼中能夠把動畫、聲音、互動設計連在一起就已經很厲害了,自此他立志要做一個這樣的設計師。

EYE4U flash website in 1998

如他所言,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也就比較不會走冤枉路,他後來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 (IVE)修讀平面設計,同時順著後續高速的科技發展及互聯網起飛,他的自學之路也就一帆風順。2011 年加入Dontbelieveinstyle (DBIS) – 本地多媒體創作公司,一做就十年,邊學邊做,由介面設計、藝術指導、創意概念、空間/展覽設計等通通任試,。公司的開放思維讓他放手去做,自學編程的他進一步落實其多媒體設計師的身份。這些年來他學習到一套有效率的創作方法,就是透過不停做小型的測試及原型 (prototype),把大事件分拆成小組作去做,一環接一環地試,最後把成功的小塊一點點媒合拼貼就可以變造大成品。這十年以來他們的工作商業成分佔八成,餘下兩成多是自發性/自願的創意嘗試,例如DBIS的一個延伸項目 XRT,當年由他、John Wong 及Henry Lam協同創作。一開始是想由技術出發,糅合本土元素,看看可以做點什麼。早幾年開始流行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那時剛好有個演算方法 (Algorithms) 叫做pix2pix,可以勾劃圖形外線 (outline),然後再讓電腦學習這些outline圖,於是在海量輸入再學習之下,就可以做到只要提供outline就可以輸出結果的邏輯。於是團隊用了一些香港樓宇的照片做測試,除此以外更嘗試圖形風格,最後發現原來水墨風格可被運用,因此最後就有了《山水》這件作品。這也剛好引証他之前所說,如何由小型測試進而組裝成大型作品的實例。

Previous
Next

(Designer:Please insert the video provided by the artist) 山水裝置紀錄 (由受訪者提供)

藝術與科技,許多人覺得是兩碼子的事,也許因為在香港教育制度下文理早早分科,但有趣的是Alexson讀的是工科,編者鮮有所聞,於是大問特問。原來在工科裡頭,他們在初中就已經要學習電子與電學,裡面有許多DIY (Do it yourself) 的工作坊,同學們要自己做許多原型 (Prototype),這些訓練反倒在Alexon後來的工作上都有所其用。他還記得那時候的課程裡有木工、資訊科技以及平面設計,這些課目都很有趣並某程度幫助了他後來事業的發展。然而他有發現當中的一些不足;媒合科技與藝術,重點不是技術手藝,而是一些與文化、概念,甚至是語言的訓練。工作實務久了,現在的他明白到語言的重要性,如何去表達、溝通,以至組織,都是媒合一個項目或於個人發展上極其重要的一環。啓蒙作品《EYE4U》正正讓他明白創作的真締 – 先摸索媒體 (平台),再以突破界限的心去挑戰傳統。他以此有鑑,每次有機會他都用同樣的思維去拓展去創新去嘗試挑戰那隱形的界線。

科藝合一並非紙上談兵,實踐測試合併才是皇道

2022年是轉捩點,同年6月他受邀前往日本公司工作,公司投放大量資源做研究與發展 (Research & Development/ R&D),自疫情開始公司已經開始轉營研究擴張實景 (Augmented Reality/ AR)在商業應用上的可能性,他加盟主力做不同的技術測試及創意媒合,同時也提及這種R&D投資的重要性,不止是錢,也是時間空間,只有三者合一才有機會造新。Alexson現時十分專注於AR的研究,他提及一個新技術 –影像定位系統 Visual Positioning System (VPS),此技術把AR推往2.0。以前我們玩AR,可以在裝有APP的設備上置放虛擬內容,結合鏡頭下的實景,用家到處遊玩觀看非指定範圍的虛實內容,但現在加了VPS,我們可以在指定的駐點 (Anchor Point)置放內容,而這個內容在全球就只有那麼一個地方會出現,這樣變相可以與現實更親密連繫,把經驗設計提升。

Alexson一直以來都是就著自己的興趣去自學探究,每每做創作時發現能力不足,他便會想法去試。學習軟件是需要練手過程,不是讀步驟,就像如果你要造一張桌子,不是看書背步驟就學會,你要一步步用手試造出來,當中的造藝 (craftmanship)是用練的。當個多媒體設計師又好創意編程人員又好,無不用心用手用神,遇到不懂的,網路有source可尋,例如GitHub: https://github.com 

想到什麼可以做,又或且可以做什麼特效,可以上去查看有沒有人做過、如何做,由於GitHub是個開源 (Open Source)平台,也可以自己直接下載來試試看。誠言,成功不成功其實都是要依靠試驗出來的,有時談概念容易,但實踐上困難重重,花心神把石頭搬開才有機會前進大道,這也許才是通理。

Alexson在自學過程中也會參考不少國外高手,包括神級創作人高橋啓治郎 (Keijiro Takahashi) (https://www.keijiro.tokyo) ;他戲稱如果這世上沒有Keijiro,AR和程式 Unity的發展將大大減慢。Keijiro本是一名遊戲工程師,曾擁有超過十年遊戲開發經驗,目前就職於Unity Technologies公司日本分部,他是世界各地Unity用戶群組的紅人,打開其GitHub (https://github.com/keijiro  ),可以看到他的開源項目,包括了他開發了建基於Unity的通用VJ (Visual Jockey 影像騎師)系統,系統被世界各地Unity系VJ廣泛運用。同時在Keijiro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keijiro.tk)上也不難發現他頻繁地上載各種測試過程與結果,除了以世界大同式的意向分享試練,也同時會攝錄一些線上教室素材 (Online Tutorial)拓展世界各地的Unity創作系社群。

Stunning AR Visual Effect using iPhone 13 Pro Max LiDAR - by Keijiro Takah

Keijiro除了為Unity系的VJ貢獻良多,自己的VJ表演也都好評如潮;包括他在VRDG+H (一個探索煥新聲影融合的實驗性活動)的演出:

VRDG+H #1 Keijiro Takahashi × DUB-Russell

回想初衷,現在身在日本的Alexson專注於AR研發工作,他最後以另一參考Ponboks推敲更多發展的步驟與可能性。Ponboks (https://ponboks.com) 是一個體驗式創意工作團體,善於運用科技與多元表達方式,讓物件「活起來」,旨在製造生活的「奇蹟」。 Alexson欣賞他們的專注,透過深切理解一項媒體科技,由一個重心發展更多的可能性。我們想知道在經常以內容做主導的世界,是否可以有另一種可能性?由科技作為重心,透過理解和體驗創作更多的可能性,不再重覆Agency (傳統廣告公司)的舊路 – 由創意總監提供想法,找科技專才執行而已。舊路限制許多,如果可以把科技為本的創意專才 (Tech-based Creative) 這個想法延展,也許是在娛樂及商業應用上造就更寬更廣的可能性。

Ponboks’ おかえりカタチ(home take)

編者後記

認識Alexson是因為DBIS,合作項目有商有藝,他算是個寡言務實的人,面對許多工作場口都十分淡定。據編者觀察與經驗,大多數編程創作人都富有這些特性,他們的話匣子只會就特定題目打開,比如談到GitHub、談到真鍋大度或高橋啓治郎這些造就業界美景的大師,Alexson也不例外。寫他的造藝之路其實是想呈現科藝創作的一個面向 – 數位造藝 (Digital Craftmanship);談手藝 (Craftsmanship) 大家可想到雕木雕石造畫造山水,可曾想過在今時今日NFT大行其道的世界,談到媒體藝術 (Media Arts)、數位藝術 (Digital Art)、藝術科技 (Arts Tech) 等詞彙之時,當中的精藴其實也包括數位造藝?這是一門以軟件練手的技術,可訴之於創意編程,必須承認它是手藝的一種,也是工具的一種。有了這個思維,要媒合科技與藝術就不難理解和進行;試想想要造個盆景藝術,先要理解和學會栽種園藝,透過這些知識與練習才可進入造藝境界,在盆中造出體現大自然美景與精神的藝術品。科藝就是這種理所當然的媒合,步驟技法心法如是。

聯絡

朱偉光 Alexson Chu

Twitter: alexsonchu

Instagram: alexsoncc

現任公司Twitter: https://twitter.com/thedesignium

內容編訪於2022年完成